当前位置:主页 > 阳光在线官网 >

天目药业复牌遭遇五连跌

时间:2017-08-22 阅读:992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国内首家上市的中药制剂公司天目药业公布了第七次重组方案,前六次重组均以失败告终

经过近5个月的停牌筹划重组事项后,天目药业8月14日复牌。然而,市场表现并不尽如人意,继复牌首日跌停后,又出现股价四连跌。

在发布复牌公告的同时,天目药业公布了修订后的重组方案,拟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德昌药业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作为国内首家上市的中药制剂公司,这已经是天目药业的第七次重组,前六次均以失败告终。对于天目药业复牌后的市场表现以及重组进展,新京报记者向天目药业发去采访提纲,直至截稿时,尚未得到回应。

今年一季度天目药业再亏损

8月14日, 天目药业复牌后首个交易日,股价跌停在29.60元。此后的4个交易日,天目药业股价持续下跌,上周报收于26.89元,跌幅分别为5.78%、2.37%、0.18%、1.07%。

1993年上市的天目药业是当时国内首家上市的中药制剂公司,主营业务包括原料药、中成药、西药、保健食品的生产和销售,核心产品为明目滴眼液、薄荷脑、河车大造胶囊。

天目药业的亏损始于2009年,此后的7年中,仅在2014年和2016年,净利润实现正数,其余年份均为负值。今年一季度,天目药业净利润再次下滑,亏损300万元。

由于接连亏损,天目药业在2011年至2013年间被进行退市风险警示,直到2014年该公司因有些许盈利才得以摘帽。

为了避免长期“警示”而遭退市,天目药业曾不断变卖资产。2013年,该公司出售了深圳京柏医疗设备、天目北斗以及天工商厦等公司的股权,甚至与其主业较相关的杭州天目保健品和杭州天目山铁皮石斛的股权也在2011年被其转让。

近年来,天目药业多次被证监会处罚,甚至因拖欠员工薪水被告上法庭。

第七次重组拟购买德昌药业股份

8月11日晚间,天目药业发布的复牌公告同时公布了第七次重组方案,天目药业拟通过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葛德州、孙伟所持有的德昌药业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此次交易标的资产定价3.6亿元,其中天目药业发行股份支付对价金额为1.8亿元,同时,天目药业还拟向不超过10名特定投资者发行股份募集不超过1.8亿元配套资金,用于支付收购标的资产的现金对价。

德昌药业是一家持续经营20余年的老牌中药饮片生产企业。持有德昌药业80%股权的董事长葛德州,将作为业绩补偿义务人,承诺德昌药业2017年、2018年和2019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950万元、4420万元、4860万元。

德昌药业2015年、2016年和2017年1月份至4月份的净利润分别约为3310.7万元、3817.77万元和961万元,上市公司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第一季度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约为-2154万元、121.7万元和-309万元;上市公司于2016年12月31日归属于母公司所有权的权益合计5897万元。

对于此次收购德昌药业,天目药业在公告中称,上市公司需要新的业务增长点,看好德昌药业对其后续盈利能力的提升。

前六次重组均失败,利益分配不均成主因

天目药业被业内人士称之“重组专业户”,自2010年以来已经重组六次,但均以失败告终。

天目药业的重组之路与“并购教父”宋晓明颇有渊源。

从2011年开始,宋晓明通过长城国汇旗下深圳诚汇、深圳长汇和深圳城汇三家有限合伙基金,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入天目药业,用约1.3亿元拿下总股本的10%。宋晓明随后通过接收沈素英持有的股份,将长城国汇及其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提升至23.56%。

到了2014年4月,宋晓明又通过长城汇理举牌天目药业,随后,在2015年第一季度末,长城汇理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天目药业的份额达到24.63%,杨宗昌合计持股比例仅为16.76%。

2015年10月,杨宗昌以5亿元的交易对价将长城国汇所持天目药业全部股权转让给长城影视集团赵锐勇、赵非凡父子,长城影视集团成为天目药业公司单一第一大股东。2016年年底,宋晓明旗下的长城汇理开始逐步减持天目药业的股份。

第三方医药服务体系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认为,天目药业股权转让多次,其中的利益分配不均影响了公司主营业务的发展,企业对业务的关乎过少,而频繁的股权转让牵扯了企业过多精力,经营业绩不佳。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秀兰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